<track id="zwkcd"></track>

      1. 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知名经济学家樊纲在宁建言科技创新体制改革

        2020-09-28 07:20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知名经济学家樊纲在宁建言科技创新体制改革——政府基金“跟投” 分担创新风险  

        昨天,南钢股份上市20周年“智造生态,数创未来——民族工业品牌发展论坛”在南京举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作“大变局、双循环与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主题报告。 

        “疫情过后,国际产业链可能发生调整,中国企业仍大有机会。” 

        樊纲指出,这次疫情暴露了前一阶段全球化导致产业链过度集中的问题。“去中国化”,除了少数国家出于各种目的要遏制中国发展,鼓励本国企业撤出中国之外,对于多数国家而言,只是说供应链不要都集中在中国;许多国家的政策是“中国+1”,在中国之外另外再建立一个供应渠道。在没有发生突发事件的平常时期,人们仍然会按照利润最大化的逻辑进行采购。中国的市场和发展机会,中国的资源和基础设施、营商环境等,会吸引更多企业来到中国,而不是相反。 

        樊纲分析,全球可能在三大时区,形成三大相对完整的生产供应体系:亚洲,欧洲与非洲,美洲。这三大区域各自都有较齐备的资源要素结构。这不否定三大板块相互之间平常存在大量的贸易与投资往来,也不否定中国企业可以到所有这三大板块去布局与发展。樊纲称这一区域化过程为“再全球化”过程。 

        中国的制造业仍然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中国的市场空间充足,放眼全国、放眼国内国际两个循环,各类制造业仍然有长期的发展前景。“没有不好的产业,只有办不好的企业”。当然,“污染产业”必须整顿,短期内因以前过热而产生的“过剩产业”要转型转移,要改变增长方式、提高增长质量,但不意味要一味“停产”。 

        樊纲说,中国足够大、世界足够大,低技术附加值和高技术附加值产业,都还有空间,要加强数字化技术的应用,用数字化提升这些产业,促进产业整体转型升级,“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企业不去做,国外企业也会去做”。 

        “新型举国体制”支持创新活动,将极大促进一批“卡脖子”问题的解决。但在支持普惠创新方面,还需要形成激励创新的机制,包括保护知识产权,资助、奖励创新创业等。 

        樊纲建议,政府各类奖励补贴,可以以风险投资基金的市场化方式支持,避免出现市场扭曲;政府基金也可以学习风投做法,积极“跟投”市场关注的行业,分担一部分风险;同时如果项目成功,要提前退出,让利于市场,不以高额回报为目的,这样更有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 

        “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中国涌现出一批像南钢一样从传统制造企业转型为高科技企业的创新型企业,在双循环的大背景下,创新发展的中国制造业大有前景。”    

        作者:王健 责任编辑:刘阳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久草色福利在线观看视频